123

文章詳情
當前位置: 企業文化 > 風采中核
心中始終裝著祖國 “草帽書記”原是上甘嶺的領誓人
文章來源: 日期:2019年08月20日

  中核集團821廠老書記楊唯青家里有一張老照片,是志愿軍在上甘嶺宣誓堅守陣地,領誓人就是當時的140團政委楊唯青。

1958年解放軍畫報第3期照片(右邊站立者是楊唯青)

  2005年,楊唯青和兒女在都江堰看見路邊攤上一本1958年第3期《解放軍畫報》,刊登的照片就是志上甘嶺誓師大會,攤主仔細端詳了面前這位老人,千真萬確,優惠把畫報賣給他們收藏。

1973年楊唯青與夫人以生活區新建大橋為背景合影

  奔赴延安找黨去 心中始終裝著祖國

  老書記出生于1919年。38年,在河南唐河縣上初中的他,血氣方剛、一腔熱血,秘密聯絡了9名同學 “奔赴延安找黨去”。在徒步去延安的途中,這個名叫楊清章的學生改名楊唯青,喻為救國救民投奔黨,是青年的唯一出路。

  1938年10月,他從抗大一分校畢業,1939年2月,響應毛主席“到敵人后方去”的號召,過黃河到晉東南。從此,他轉戰南北、出生入死,參加了平昌戰役、晉西南戰役、成都戰役等大小戰斗70余次,1951年參加抗美援朝,親歷了上甘嶺戰役。每當講起犧牲的戰友,老書記總是語音低沉、眼圈發紅:“我命大,數次負傷,閻王爺不收留。”1960年,他擔任某師副政委,獲“八一勛章”“獨立自由勛章”“解放勛章”。

1974年企業開運動會,楊唯青(前排左3)與職工群眾坐在水泥階梯上看比賽

  核工業的草帽書記 心中始終裝著群眾

  楊老1964年10月到戈壁灘404廠,任102公司黨委書記。文革初期,造反派把他牙打掉了、腿打瘸了,廠長自殺了,副廠長“治病”回家了。原部隊領導知道后,派人去接他回部隊,他拒絕了。他說,聽毛主席的話,好好給思想“洗洗澡”。

  為搶建821工程,1969年5月,他離開戈壁到821工程擔任革委會副主任。1974年5月,任821廠黨委書記。老書記被職工親切地稱為“草帽書記”“群眾的老領導”。

  821搶建初期,指揮部只有兩部“卡斯69” 工作車,帆布車篷。領導們很少坐,只有外出開會或到偏遠的工地才用。一次下大雨,幾個人跟他坐車從指揮部到工地去的途中,山坡上一塊大石頭突然滾落下來砸到車邊上,別人嚇得臉色煞白,他卻滿不在乎地:“我們命大,死不了!”

  老人們至今還清楚的記得,一遇到滂沱大雨,總會看到一位頭頂草帽、身披雨衣、卷著褲腳的人,走食堂、看倉庫、到臨建的職工家屬棚中,詢問“房頂漏不漏雨”“晚上睡覺當心著涼,別凍壞孩子。”這“雨中情”的走訪、噓寒問暖的話語,總是讓人感覺心里暖烘烘的。

  記得是1970年春夏之交,821決定在汛期之前修一個臨時碼頭以供運輸搶建物資。指令下達,修建大軍打“人海戰術”,泡在齊腰的深水中,大家“擊鼓傳花”運送鵝卵石。排在長龍最前面的正是老書記,一身泥、滿臉污,換來了碼頭長堤。如今,當我們站在白龍江大橋上,老書記帶領我們搬運卵石修碼頭的火熱場面,如在眼前。

  楊唯青午飯前在家中抓緊看文件

  職工說老書記是“官”,但沒有官架子,平易近人、和藹可親。只要和他打過交道的人,無論是大小干部、普通工人,一見面他就能叫出你的名字,知曉你的家庭成員,甚至小孩的乳名都能叫得上來。有人說楊書記腦子好使、記性好,其實他是內心始終裝著群眾,和大家心貼心。他的工資級別,離開部隊后直到離休,就沒有漲過,每次都把指標讓給別人。

  在個人簡歷中,他寫道:“我在821廠15年的工作中,班子團結,各級干部與職工關系良好,與地方政府和人民群眾的關系也很好,我們搶建821、抓生產是有成績的,按照中央的要求,我們圓滿完成了任務。1975年,我到北京參加國慶典禮,受到中央領導的接見,見到了偉大領袖毛主席,還有周總理、朱德、董必武等黨和國家領導人。”

  老書記于1985年離開了他為之奮斗的821廠,離休后享受副部級待遇。當同志們知道此消息向他表示祝賀時,老書記說:當年參加革命,誰想這個頭銜那個待遇,我的戰友倒下去那么多,他們為了什么。我能活到今天,能看到國家繁榮富強,這就是我最大的安慰、最好的待遇。

  老書記的動人事、感人情,尤其他率領821人攻堅克難抓搶建、為固國防講奉獻的精神和故事,說不完、道不盡。2012年,因病溘然長逝。他雖然走了,但卻給821、給核工業留下了一筆寶貴的精神財富。 (鄭敬東 段厚基)

【打印】 【關閉窗口】

pk10最牛稳赚模式6码